九旬抗美援朝汽车兵忆战场:那时候候出生入死的“飞驰人生之路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中信。呼和浩特11月21日电:这位90岁的抗美援朝汽车士兵记住了战场:生与死的是“飞翔的生命”

Zhongxin.com记者休伊

“对我来说,生与死都是一种‘飞翔的生命’。”21日,抗美援朝“90后”志愿者赵文陆告诉记者,他在朝鲜战场上度过了6年。

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。近日,赵文陆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,特意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颁发的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奖章”拿了出来,端端正正地放在胸前。

1930年,赵文陆出生于山东省青州市宜都县冲家沟村。他18岁时自愿参军。作为汽车兵,在淮海战役中获得三等功。

50年代初,朝鲜战争爆发,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要求前往朝鲜,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。经过历次战斗,前线终于沿着三八线稳定下来。

图为赵文路。受访者供图

已经年过半百的赵文陆回忆说,援助朝鲜的战场依然清晰。他告诉记者:“严格来说,我们是第一个进入朝鲜的。1950年9月,大部队还没有撤离,我们悄悄越境进入朝鲜。”

进入朝鲜后,赵文陆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野战军某团连长。“汽车公司的主要任务是把后方物资运送到前线。战场上到处都是山路。白天敌人轰炸机密集到无法运输,只能跑夜路。为了不让敌人发现,他们不能开灯,只能在黑暗中前进。”

“敌机在头顶飞过,投出的信号弹比屋里的灯还亮,特别容易暴露。”赵文陆说:“不行,你只能加大油门往前跑。真的是生死攸关。”

赵文陆回忆说,在朝鲜战争打得最激烈的近三年里,打了半个月零二十天。“我们送来了炮弹和子弹。”

对赵文陆来说,最难忘的一次战斗是敌人在山上包围了他们整个团10多天。当时整个团都快散了。

“队长带着大家突围,不吃不喝,唯一支持我们的信念就是完成任务。”回想起这些,赵文陆哽咽了几次。“我依稀记得上次突围那天下大雪,只留下团长、政委、我和另一位战友。当时我就想,‘豁出去了,死不死’。于是我就在黑夜里冲下山。好在我们的生活还不错,没有被敌人发现。”

韩国的艰辛不堪设想。记者从赵文路口了解到,1950年志愿军到达朝鲜后,原计划在10月分发冬季作战装备,但由于后方物资短缺,战士们只能穿单衣单裤作战,一直到12月。

赵文陆说,在朝鲜,志愿者每天只能收到9两高粱米饭,因为每个人必须抽出1两来帮助朝鲜当地人民。“那时候便秘是常有的事。军队只能加热唯一的素食油,给士兵们喝一杯。”

1953年7月,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。朝鲜停战后,中国人民志愿军帮助朝鲜人民战后恢复和建设。

1956年,赵文陆随志愿军撤回中国,复员到内蒙古传染病研究所工作。1962年转入内蒙古人民医院。

记者了解到,赵文陆在抗美援朝中表现突出,获得二等功。

70年转瞬即逝,但赵文陆的记忆就像一本历史回忆录。他总是鼓励后代:“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。”(结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