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制询价频现抱团低价 超两成创业板公司目前发行价低于23倍PE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3

原标题:注册系统查询频繁。“低价控股集团”超过20%。创业板公司发行价格不到23倍。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目前,科技创新板新股发行市盈率大幅下降,在创业板注册制度下,超过20%的企业发行价格低于23倍市盈率。

注册制下的a股发行与承销市场正面临着巨大的变革。

近日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从多家投资机构和券商处了解到,近期不少IPO公司在初始询价阶段遇到“控股集团报低价”的情况,部分企业甚至被参与询价的机构投资者报价,仅比券商投资研究报告的定价下限低2.3倍。

“这种现象将来可能会更严重。之前有人关注过定价,发出来就完事了。投行基本相当于规模更大的俱乐部和律所。现在(新股发行是)市场定价肯定会这样出现(报价越来越低)。当然,这也与近期市场环境不佳有关。”9月14日,一位来自华南某小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告诉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。

事实上,从最近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IPO的市盈率以及募集资金的变化可以看出注册制下询价市场的新趋势。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统计,目前科技创新板新股发行市盈率大幅下降,在创业板注册制度下,超过20%的企业市盈率定价在23倍以下。

发行定价降温

随着a股市场注册制的逐步推广,一级市场的询价和报价正在悄然发生变化。

截至9月14日,注册制创业板34家企业已完成初步询价并确定发行价格,但其中7家企业发行市盈率低于23倍,22家企业发行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市盈率最低的惠云钛,发行价3.64元/股,市盈率16.12倍。同期,其行业最近一个月的静态平均市盈率为29.18倍。

记者注意到,在汇云钛业发行阶段,共有6364家机构投资者参与询价,但有228家报价因价格较低被设定为“无效报价”,太平洋资产报价为3.38元,长城基金报价为3.59元,华西证券和裕德投资报价为3.55元,均被“低价排除”。

这一发行情况也使得惠云钛业实际募集金额低于预期募集金额。据公开信息,惠云钛业原计划募集4.09亿元用于8万吨/年塑料级金红石钛白粉后处理改扩建项目、循环经济技术改造项目、R&D中心建设项目、信息运营中心建设项目等。但公司实际募集金额只有3.64亿元。

这不是个例。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统计,在34家创业板注册企业中,有11家企业实际募集金额低于拟募集金额,这意味着有不到2/3的企业过度募集。比如盛源环保有限公司,本来计划筹资18.66亿,实际筹资13.15亿。公司市盈率为24.37倍,略低于同期25.47倍的行业平均市盈率。

“市盈率不高,承销费变少了。它迫使投资银行寻找大型企业,当它们是小企业时,就无法赚钱。”9月14日,华南另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的一位人士表示。

事实上,在科技创新板市场,询价的变化趋势更加明显。过去20天(8月24日至今),科技创新板新股发行价格也大幅下跌。

根据风能数据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发现,从2020年1月到8月,有

最典型的分支前生物,该公司于9月11日开始认购,认购价格为11.69元,发行市盈率为26.23倍,低于行业平均市盈率56.33倍。公司原计划募集18.33亿元,实际募集资金只有12.27亿元,比计划少30%左右。

在克谦生物的询价过程中,有6306家机构投资者参与,但其中272家因价格较低未入围,包括中海基金11.50元、邢正环球实业基金11.68元等。

此外,原定筹资7.82亿元的兰特光学和原定筹资3.91亿元的路德环境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。实际募集资金分别为6.3亿元和3.65亿元。

机构争议“报低价”现象

其实在发行承销市场降温的另一面,部分新股的破发也是机构谨慎的主要原因。

记者注意到,截至9月14日,在2020年以来上市的新股中,有三只股票的收盘价一直低于发行价,分别是瑞联新材料、时空科技和凯赛生物,这三只股票上市交易时间均不到30天。

上周,创业板迎来了众多注册新股的破发。一是9月9日和8月24日在创业板上市的“18罗汉”之一尚锋文化跌破发行价138.02元,第二天美昌股份跌破9月10日发行价43.76元,成为创业板第二个突破的注册新股。

虽然14日创业板市场有所回升,但上述股票收盘价已经回到发行价以上,但离破发已经不远了。

9月11日,更有报道称,在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注册制下参与询价的机构投资者报价为IPO企业券商投资研究报告定价下限的2.3倍。截至目前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尚未核实相关人员,但一个迹象引起了市场的警惕。

有市场参与者质疑部分参与询价的机构投资者存在“不区别对待,单纯控股集团降价”的情况,质疑现有询价定价机制不合理,指出“现行制度要求剔除最高报价的10%,但不要求剔除最低的10%,且没有剔除废单(即大幅下调故障单)的机制,使得定价中心不断单向下滑”。

然而,记者了解到,许多市场参与者认为,询价市场的变化是资金自由选择的结果。

前资深投资银行家王指出,“有些人跟风报价很正常,并不是所有机构都有能力报价”,但“不同发行人和承销商的不同折扣,意味着不是统一折扣,而是差异化定价。充其量是有人在主导定价”。

在王看来,“在定价机制上,低价买不到票,新股赚不到钱。高于均价报是有道理的。这个比例高于排除10%;除非价格更高,否则会按照固定认购倍数从上到下排名,否则即使不排除10%,也不会有变化。”

9月14日,华南某大型私募机构投资总监也表示:“做一个新的‘高勾’(即拒绝超过10%的报价)是一个很好的规则,防止二级市场受到过度询价的伤害。参与了这么久,市场确实形成了逐渐向下询价的趋势,但向下询价的情况是由几个方面造成的,一个与‘高挑’有关,一个与新股表现有一定关系。”

投资总监补充道:“这是一个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博弈的过程。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提高保荐经纪人出具的投资报告的公正性。如果市场价好,投资报告给的估值就不那么合理了。我现在看到的是询价越来越低,在投资报告的基础上打八折。有些公司上市一段时间就破产了,但创业板公司不必跟随投资。经纪人肯定是想送高价的。Th

根据《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》的相关规定:“除本办法规定的暂停发行外,发行人与主承销商还可以约定其他暂停发行的具体情况,并提前披露。暂停发行后,在批准文件有效期内向中国证监会备案后,可以重启发行。”

王指出:“如果承销方式有差距,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可以提前就其他停牌情况达成一致。也就是说,可以提前约定,低于某个价格就不发行,但是会公布。不能问结果就说不接受。底价可以提前披露。”允许卖方在不接受查询结果的情况下暂停发行,然后在批准的有效期内启动机会。"